人生在世谁没非议?被群嘲的黄晓明,学学刘姥姥

日期:2019-10-07 21:36:43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  《人生在世,谁没非议?》

  文/闫晗

  发于2019.9.23总第917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明星黄晓明上一个老综艺节日被群嘲上热搜,戏谑“明学”成为娱乐现象,他以一己之力扛起了节目收视,让队友们收获好感,连前两季的点播量都上来了。他就如同《天龙八部》里的慕容复,以一人之失败衬托乔峰、段誉、虚竹三个主角的高大、成功。

  明星上综艺节目遭到“群嘲”的原因,往往是某些言语或行动代入感太强,让观众想起生活中遇到的某人。

  之前大S“打击”阿雅,让很多人想到自己的损友,不自觉受了伤,替“弱者”阿雅鸣不平。黄晓明的霸道总裁范儿,则让人联想起刚愎自用的上司或者父辈。一旦进入集体狂欢之后,其余的吃瓜群众也一拥而上,“怼”就成了政治正确和时尚潮流,如果当事人表态时不显得心大,还会被说成没有娱乐精神。

  群众需要不必负责任的欢乐,可无论相声小品还是喜剧电影都越来越不可乐,像硬挠咯吱窝,而在网络上自己发现和总结的“梗”因为参与感强,欢乐加倍,表演者如果肯自觉配合,提供多一些“料”就更有意思了。

  “群嘲”往往带着一种智力、道德或品位上的优越感,抱团攻击某个可笑之人隐蔽安全,自己的不厚道能得到一种精神上的豁免。看透这种荒谬感,被群嘲或许就不会那么难受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刘姥姥就被贾府众人群嘲过,大家伙儿憋着劲儿拿她取乐,王熙凤给她插了满头花打扮得像个老妖精,准备了笨重的象牙镶金筷子要她夹鸽子蛋,鸳鸯让她表演饭前“祈祷词”“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”,所有人等着听她说行酒令“大火烧了毛毛虫”。但是刘姥姥怎么应对的?她拿出老艺术家的修养,大大方方表演,贾府内外充满快活的空气,姑娘小姐们像做了一次心灵马杀鸡一样恣肆快活。

  高贵有灵性的金陵十二钗嘲笑起乡下人来也欲罢不能。比如妙玉,刘姥姥用过的杯子,她没法继续使用,必须扔掉。用行为提醒别人注意阶层差距,不要“过界”,这种做派,放在电影《寄生虫》里是有生命危险的——男主人不过是嫌弃了一下司机身上的属于穷人的半地下室的气味,就被自尊受伤的司机捅了一刀。

  但刘姥姥却似乎有神功护体,没有表现出不适,而是乐呵呵地出洋相,“不过大家取个笑儿”。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不穿,她通透大方显得很酷,让笑她的人都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人在江湖,谁能不遇上点非议?面对嘲笑,不妨拿九阳神功护体:他强任他强,清风抚山岗,他横由他横,明月照大江。他自狠来他自恶,我自一口真气足。

 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,围观者总会散,他们过一阵就会找下一个乐子去了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35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